叁拾肆

不要被人发现。

这么多年了!第一次看到喜欢的cp发了这么大一颗糖!开心到爆炸!橙色加绿色的京都塔真好看啊!请立刻去结婚!

死循环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就徘徊于人们的梦境中,扮演着“恋人”。没有固定的伴侣,没有关于恋情的前因后果,只是在一个个片段中,不由自主的表演着,就像是一个木偶被主人操控者。我没有自己的音容相貌,一切都是梦的主人
来赋予我身份。我也很想有一份关于自己的恋情啊!
我想要摆脱这个身份,想要属于自己的身份,,也想要有自己的恋情。
这一次的梦境和往常没有不同。扮演着“恋人”,送她到车站。
等到车来了,这一次也要结束了。我这样想着,陪着她等车。然而天从白变黑,她依旧没有上车,我就这样站在她身边,没有说一句话,但也没有觉得尴尬。她和自己的恋人关系一定很好吧,真的很羡慕。只属于自己的“恋人”真好啊。
“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你的车一直没有来。我们还是去坐地铁吧。”她这样和我说着。什么嘛,原来是她在陪我等车。还是第一次,在梦境中被人小心翼翼地爱着。在梦以外的世界,她的恋情一定很美满吧!
她拉着我的袖子,在胡同里走着,很长很长的胡同,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。在路上我们一直聊着天,设定上,我们是同学,永远有着聊不完的话题。然而这条路太长了,尽头太黑了不知不觉间,我们就走到了虚无的黑暗中。
“那我就送你到这里了,明天见!”
梦醒了。不知道还能不能有“明天见”。
“明天见。”仿佛还是上一秒的事情,一下子我又来到了这个梦中。还是第一次重复着一个人的梦,真的古怪呢。
“啊,你看,你喜欢的人在前面呢!要不要去吓她一下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呢!”还是她,这一次她这样说。我很疑惑,我难道不会是她的“恋人”?为什么我还会有别的恋人。虽然这样想着,但是我没有机会去解开疑惑,身体自己动了起来,走到了那个“我喜欢的人”的身边。
难道这个人才是梦境德主人吗?我是要扮演这个人的“恋人”吗?我不由自主追上这个女孩,但是却看见了,她没有样貌。这就说明这个女孩只是个路人。搞什么?她难道有被ntr的兴趣吗?身体自己回头,我看到了她那要哭出来一样的表情,但她还是对我做了个加油的手势,跟在我们身后。
真可怜。真可怜。她在自己的梦中也这么心酸的吗?我的心中也泛起了异样的酸楚。明明是她的梦境,为什么我也就这样?身体里面好像有两种力量,一个把我留在这个女孩身边,让我和这个女孩有说有笑的在一起,而另一个却告诉我快点回去,回到她的身边。我不知道那个是正确的,但至少我觉得这两股力量都不是我的感情。因为我不过是她虚假的“恋人”。我是没有自己的行动能力的。
从这之后,我一直留在她的梦境里。我是她的“恋人”,但是却有着“喜欢的人”。一直持续了很久,这样畸形的关系。我和“喜欢的人”正式交往了,但是我却还是她的“恋人”。
她的执念真的很强,但是又那么无力,即使在她的梦里,也不能让自己随心所欲,但是我又有什么资格可怜她呢?我也不过是个身不由己的怪物,只能在梦里扮演“恋人”。我有点期待着后续的梦,我和她究竟会怎么样。
最后一个梦是毕业的梦,我被“交往的对象”甩了,她也躲着我,我就一个人在她的梦里游荡。这也是她的安排?我想是的,看来我只能慢慢的等待着,接下来的剧情。她是不是终于要把“恋人”抢回来了?我的心情有点复杂,很想结束,因为这个梦太奇怪了,但是内心里却出现了异样的、陌生的感情,不想离开这里,也不想离开她。
她再也没有出现了。但我的“恋人”使命却一直没有结束。从期待、到狂躁、再到恐惧。我被关在她的梦里了!再也出不去了!被她的执念强行留住,成为她永远的“恋人”。我想要脱离,却又一次次想起她那个快要哭出眼泪的“加油”。因为这个所以不想离开她吗?如果当时没有跑到那个女孩身边,也许她就会放我走了吧。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!这是她的梦!我没有办法违抗。
我会被永远困在这吧,直到她愿意重新来,愿意让我成为她的“恋人”,愿意给自己一个完美的结局。希望这一天快一点到来吧,让我和她一起从这个梦中醒来。










五年来,我能做的只有把你困在我的梦中,但是在梦里,你也一直是放开我的手,去追逐她。我想跳出这个死循环,跳出你的阴影,但是一次也没有做到。换过两任,只有你一直被我困在梦中。我想解脱,也给梦中的你解脱。


继续瞎想

あおみね、くろこ、ももい这三个人怎么排列组合都好好吃啊!就算是三个人组合,以谁为中心也都很美味啊!乙女向展开啊和耽美展开都很棒啊!











正月参拜后,三个人一起去あおみね家,晚上一起看电视吃橘子,因为太暖和所以ももい睡着了,エロみね就做了一些很刺激的事情,因为ももい在旁边睡觉所以くろこ一直在忍着声音,也变得比平时更加可爱。あおみね很激动所以一直在小声喊テツテツ,于是就把ももい吵醒了,醒来后目瞪口呆,心情复杂。くろこ看到ももい醒了,吓到去了,あおみね一下子觉得很有趣,就把くろこ推到ももい身上,ももい看着快要哭出来的テツくん就亲了上去。
然后就 あおみね➡️くろこ➡️ももい。不过我感觉虽然ももい是女孩子,但是くろこ应该看上去最像受wwwww
第一次觉得要是会画画就好了_(:з」∠)_不过写出来应该也不错……可惜没那个水平。

偶然的心动

拆官配cp,纯属邪教粉自己yy。
ooc,除了名字一样完全是另外的人了。





迦勒底学园最近非常热闹,因为学园祭要开始了,学生们出了平常的学习,还要空出时间准备每个班的特殊项目。平时关系一般的同学之间也会因此产生情谊。
但是学生会长奥斯曼迪亚斯的情况却不一样,自己的好友吉尔伽美什最近似乎陷入了意外的麻烦中,迦尔纳则借着这次机会和弟弟改善关系,但是情况却不是很理想,爱德蒙那个家伙总是和自己的什么共犯混在一起。除去这些学生会的成员,就连自己的青梅竹马尼托克莉丝和克利奥帕特拉也不知道在干什么。说起来克利奥帕特拉好像交了个男朋友…那么尼托克莉丝呢?天上地下无所不能的会长陷入了沉思,他还是决定亲自去看看。
距离放学已经过去很久了,参加社团的学生也渐渐的离开。
推开三年级教室的门,里面已经大致布置好了,是占卜屋。墙上、黑板上,都能看到梅杰德神的图画——这是尼托克莉丝十分喜欢的图案,她本人则趴在教室角落的桌子上睡着了。
几张桌子拼在一起,一共有两把椅子,看起来只有两个人在忙,怪不得会累的睡着。奥斯曼迪亚斯这样想着。
桌上放着手工制作的梅杰德玩偶、几件画着梅杰德眼睛的纯白色T恤衫和大的梅杰德布偶装,十分明显的尼托克莉丝风格。
奥斯曼迪亚斯搬过另一把椅子,坐到了尼托克莉丝的旁边。他有很多年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女孩儿了。他知道,自己的目光总是放在学习上,对于尼托克莉丝,小时候只是把她当成十分宠爱自己的姐姐,长大后便有了喜欢的女孩子,心里也全都是她。而尼托克莉丝,自己则将她当成了照顾自己、辅佐自己、又像母亲又像姐姐的角色。但是那个自己喜欢过的女孩已经离开很久了,自己也很少去关注别的女孩子。大概是自己的两个青梅竹马总是围着自己,所以也没有在意。
可是这一次,他觉得自己像是重新认识了尼托克莉丝。虽然自己把她当成姐姐,但她平时总是冒冒失失的,个子也是小小的,有时也会失落、也会自卑,每到这时自己便会带着克利奥帕特拉安慰她,撇开年龄,她其实更像是自己的妹妹。他很少看到尼托劳累的样子,今天看到才想起来,她其实也是个小姑娘,睡着的样子也是很可爱的。
落日的余晖洒在她的脸上,把褐色的皮肤衬的暖暖的,像是牛奶巧克力。爱吃甜食的奥斯曼迪亚斯想尝一口。
“会长在地上无所不能!”这是他的口头禅。嘛,既然这样,那吃一口也没有什么。目标选定在露出来的脸蛋上。
长长的头发难得扎成了马尾,多了几分稚气和娇嫩,完全不能把这样的她和平时故作严肃的学姐联系在一起。
奥斯曼迪亚斯的心砰砰直跳。虽然看上去风流倜傥,但是他内心还是很纯情的,在这种时候依旧像是个傻小子。
轻轻的啄了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尼托克莉丝好像一团火。仿佛刚才是她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点过,让自己的脸烧了起来。
“尼托亲!久等了!我刚才在路上遇到了爱德蒙被他拉住聊了一下,我这就来帮你!”门开了,是个橙色头发的女孩,尼托克莉丝常常提起,叫做藤丸立香。
尼托克莉丝被她吵醒了,看到旁边的奥斯曼迪亚斯愣了一下。
“啊,我已经弄完了,奥斯曼迪亚斯大人还有立香,我们快点回去吧。”
“啊啊!辛苦你了尼托亲!我真的太爱你了!”
“哇啊!不要抱那么紧!手不要乱摸啊啊啊…”
“说起来,会长大人怎么会在这里,脸还很………”
“我只是来看看你们在干什么,会长的光辉可是要照耀整个学园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“那个!我还要去帮玛修她们班!我先走了。”
藤丸立香跑走了。
“奥斯曼迪亚斯大人,我们一起回去吧!”
“嗯,你去我家吃饭吧,看你那么累。”
“诶!这这这,真的是太打扰了!”
“没关系!允许了!还有,以后不要加‘大人’了,直接…叫我的名字就好了。”说完这句,火焰又满满烧回了脸上。
“是!奥斯曼迪亚斯大人!”

[咕哒子高文]情人节最大最恶翻车事件

cp顺序没标反,是futa哦是futa哦是futa哦。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xjb写着玩┑( ̄Д  ̄)┍futa是好文明啊!


“高文卿,请收下我的本命巧克力!”
立香红着脸,将手中的心形巧克力双手递了出去。由于害羞,微微低着头,看不到对方的表情。
心中十分不安,立香很清楚,自己不能算是对方得理想型,勉强也只有年下这一点符合罢了,巨乳什么的……只是普通的女高中生,胸部不可能有莉普那么厉害啊!
呜……怎么办!要是被拒绝了,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对他。
出乎少女的意料,高大帅气的骑士居然红了脸,激动的将自己抱了起来。虽然很夸张,但是据高文自己说,用爱来回应爱是很绅士的行为!
真的!很幸福!被高大的骑士抱在怀里,看着他帅气的脸庞,人类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可耻的硬了。没错!就是硬了,下面。
这是属于立香的小秘密,她是一个futa,有着可爱的外表,还算丰满的胸部,下面原本应该是少女的花苞,却不知道为什么,有着尺寸可观,外表粉嫩可爱的巨根!
担心被提前发现这个秘密,扰乱自己的计划,立香自然的推开了高文,红着脸将自己的房门钥匙塞给了高文,装作是害羞的跑开了。顺便一提,这招是从弗格斯那里学来的。
高文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他一直喜欢着自己的御主。既然心意相通,又给了这么明显的暗示,自己又怎么会辜负心爱少女的期望呢。
“master…不,立香真的是可爱啊。”高文这么想着,加快了回房间的脚步,不光是要早做准备,更重要的是,自己高兴地快要跳起来了。这样的事情肯定是在房间里面偷偷的做!
匆匆用过晚饭后,回到自己的房间,在浴缸里仔细地清洗自己的身体,以及,那个准备用上的地方。这是两个人在做的同样的一件事。因为是喜欢的人,所以第一次要温柔一些,可能会用得上嘴,要好好地清洗!立香和高文,想到了一起呢。
站在门外,确定了周围没有清姬静谧和赖光的气息,高文用钥匙打开了门。房间内收拾的很干净,虽然是迦勒底统一的宿舍,但是屋子内充满了立香的气息,再加上浴室内的水声,竟然让高文有种身在love hotel的感觉。
为了分散下注意力,高文走到了床边的桌子前。桌上还放着学习魔术的资料,大概是那些caster给的,作为御主,立香的魔术水平的确需要提高。
“真努力呀……咦?这是?”在资料下面,发现了很像是自己的照片,还没来得及看清楚,就被裹着浴巾的立香一把捂住。
“不要乱翻人家的东西啦!高文真是的!”显然是听见了翻书声匆匆忙忙的就从浴室出来了,少女白皙的皮肤透着粉红,是被热水熏的,更多的是因为害羞。
原来她一直偷偷的看着自己,得到了这样答案的高文,迫不及待的拉住立香吻了上去。先是嘴唇贴在一起,慢慢的用舌头撬开牙齿,立香十分配合的把自己的舌头送了上去,吻技高超经验丰富的骑士自然是主导的一方,未经人事的御主很快被他吻的身子软了下来,一边吻着,一边将少女引导至床边,把她扑倒在床上,自己也将上身的衣服灵子化。
“等一下……太快了!”立香抽出舌头,推开骑士站了起来。她大概猜出来高文下一步的动作,因为出来的急,只是裹了一条浴巾,加上刚才得吻和那双在她身上点火的手,自己已经勃起了,如果躺着或者是坐着,立马就会暴露。还不想把他吓跑,所以只能自己主动,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!
“好害羞,一下子突然就要……可以让我先去把灯关掉吗?”假装询问,自己确立马跑到开关前,关上了灯。市内一片漆黑,只能大致看清楚轮廓。好在是自己的房间,立香轻车熟路的走到床边,扶着高文的肩膀让他坐下。自己跨坐在高文的腿上,手像是蛇一样,游到了他的裤子拉链上,轻轻的拉下来。
“立香很主动呢。”高文搂住立香的肩膀,让她更加靠近自己,“怎么好像有东西硌着我,立香你拿了……”
“库哈哈哈哈哈,是你呼唤了我吧!我从恩仇的彼岸而来,送上情人节的回礼!”
伴随着狂气的笑声,门被撞开,灯也在一瞬间照亮了漆黑的屋子。
“啊啊啊啊啊!!这这这是什么!!魔术吗!!!”优雅帅气的太阳骑士,发出了大猩猩一样的叫声。原因是因为看到了到底是什么东西硌到了自己。
立香立刻跳了起来裹好浴巾,脸色铁青的向门口走去。而闯进来的不速之客也脸色难看的慢慢后退,不知道是因为被人抢占了先机而生气,还是被叫声和隐约看到的奇怪的东西吓到。
总之,从这以后大家有一段时间没有再见到笑声爽朗的avenger和某位白天力量是三倍的骑士了。